黄闸新闻

当前位置: » 黄闸新闻>综合>暴风雨前夜:辛亥革命前的南方新军

暴风雨前夜:辛亥革命前的南方新军

暴风雨前夜:辛亥革命前的南方新军
发表于 2019-11-11 16:31:11 | 热度:4909

文/友玲

这篇文章是由《红枫与封闭家园》在今天的头条历史栏目中独家发表的。

义和团事件后,清政府意识到旧式武装力量已无法抵抗西方先进势力。袁世凯接任直隶总督后,开始将原来分散的武威军等军事单位改造成新型北洋常备军,而在南方各省,他也开始改造旧军队,陆续训练新军。到1911年革命前夕,南方各省的新军已经开始形成,他们将在革命中发挥领导作用。

宣彤三年(1911年),著名的徐叔正与当时的清朝陆军部一道,对南方四省的新军进行了详细而深入的考察。

徐书正是民国初年段瑞奇的心腹。北洋时期,他以收复蒙古而闻名,被誉为当代班超。由于计划周密,它也被称为“小诸葛”。这时,许淑铮刚从日本一所士官学校学习回来,担任江北提督段瑞奇的助手。徐树正从职业军人的角度考察江苏、安徽、湖北、湖南等省的新军是极其独特的。

许淑铮

军官是军队的灵魂。军官的素质对军队来说极其重要。

然而,在徐树正的调查中,徐树正认为南方新军的大部分控制军官(一个镇的负责人,这个镇相当于现在的师)和协会的负责人(一个协会的负责人,这个协会相当于现在的旅)都不能令人满意。

例如,鄂湘新军的司令员张彪、小陈良,他们是今后辛亥革命的第一批受害者。许淑铮评论说,“张彪的军事行动成效未见任何惊人的成果”,得到张之洞的支持,小陈良“宁死不屈”。

然而,许淑铮高度评价了新军的中低级军官。为了考察各地区军官的教育经历,例如,安徽省五分之一的新军官来自日本士官学校,五分之一来自军衔,其余都是中国新军校的毕业生。

湖南官员许淑铮高度评价湖北省。许淑铮后来在给段瑞奇的一份报告中写道:“湖北军官大多来自湖北省,当地情节很强,声音和空中联系也很强,这就是所谓的团结。”湖南军官之间的上下接触足以称之为和谐。“然而,它也不是没有缺点。例如,驻南京第九镇的军官徐淑铮(Xu Shuzheng)评价很差,认为镇上的军官“尊重同学,很难执行军纪,导致这群军官毫无用处”。然而,在未来的辛亥革命中,第九镇成为南方新军表现最差的地方,与张勋打了许多仗。

士兵是军队的基础,士兵的素质也影响着军队的成败。

许淑铮在这方面也很小心。南方各省的新军士兵也有他们自己的优势。江苏省第九镇新军士兵受教育程度较高,但身体素质较差。许多士兵经常利用他们的文化优势来“用语言和意义让军官难堪”,并且缺乏纪律。

来自湖北、湖南和安徽的新军徐树正对此赞不绝口。

相信湖北新军的整体素质,特别是第21混成队的士兵,要高于张彪的第8镇。当时,第21届混成协的领导人是未来著名的李袁弘。

湖南新军具有优秀的身体素质和良好的精神面貌,特别提出“将来有事发生时,湖南人民仍有很大的用处,军政人员要注意”

晚清新军的现代化始于军事装备的现代化。

义和团事件后,清廷意识到武器装备标准化带来的力量。特别是,规定军事改革的目标是实现统一的军备标准。规定军械应是“最新的和最有利可图的”,并且“一个标准营和一个营中不得有两种类型的混合武器”

许淑铮还对军械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。驻扎在江苏的第九镇采用从日本进口的30年6.5毫米步枪,拥有8挺重机枪,其中4挺是当时最先进的德国马克西姆机枪。

第九镇在炮兵方面也非常先进。一个营装备了国产火炮,另一个营装备了最新的德国山炮,工程师们完全装备了氢气球。

虽然其他几个省的新军都使用汉阳步枪,但大多数都是57毫米山炮。

尤其是湖北新军拥有最统一的装备,因为湖北新军靠近汉阳兵工厂,所有装备都可以自给自足。然而,细心的许淑铮也看到了南方新军的缺点。例如,第九镇的新军武器保养不好,各省新军的后勤和武器建设差,各省新军在炮兵方面没有达到最新和最有利可图的标准。北洋六镇北部与炮兵有明显的差距。

当时,北洋新军大多使用最新的75毫米山野大炮。这些大炮主要是进口产品,在动力和生产技术上比南方新军使用的汉阳兵工厂生产的57毫米山炮要好。

许淑铮还视察了军营的内部建设。训练新军后,清政府对军营内部提出了新的要求,仿照西方军队建造军营。许淑铮非常欣赏湖北、湖南新军军营的内部环境,称之为“官(官)居简洁,军(兵)居整洁有序”

军训是军队的日常工作。通过对徐树正的调查,可以看出当时南方新军的军事训练已经达到了非常专业化的水平。

士兵有队列训练、装备训练、实弹射击等科目的训练,军官有室内战争游戏和室外真实世界战争游戏。

然而,在许淑铮看来,南方新军在军事训练方面存在很大问题。首先,第九镇的新军不符合体能标准,许多官兵无法完成武器演习所需的行动。第二,运动不规范,各省新军在队列运动中犯了错误。

一些士兵不协调的队列运动“身体步数不同”最重要的是,大多数新军实弹射击失败。

首先,他们不会瞄准。瞄准时,第九镇的新军“斜靠在枪托上”,射击前“先摇晃右肩”。一些新军甚至没有最基本的射击场。

例如,湖南的新军根本没有射击场。然而,一直是南方新军典范的湖北新军在射击方面也很差。按照许淑铮的话,士兵们的目的是“高或低,完全没有准备,绝对荒谬”。

当时,新军的步兵学习了西方散兵游勇的战术,但散兵游勇的路线是“以不同的水平距离和不同的密度”排列的。在骑兵的战术训练中,骑兵的动作并不熟练,在训练中,湖北新军中出现了一些“从马上摔下来伤了胸膛”的人。在炮兵训练中,枪手不够熟练。第九镇的工程师埋了四枚地雷,只引爆了一枚。

军官的素质甚至更差。

南方各省的新军军官在战争游戏中不合格,而且在最实际的战争游戏中他们也显得低劣。在演习中,每个城镇的新军都没有真正的战斗精神。湖南新军根本没有进行演习,导致士兵们意外离去,军官们在现场反应迟缓。即使湖北新军经常与北洋新军进行实战演习,也存在演习中没有实战精神的问题。

当然,南方新军的问题与各省省长的态度密切相关。

南方各省新军发射实弹经常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实弹太少。这是因为南方诸侯对新军怀有敌意,两江总督收回了第九镇的弹药系数,把它锁在南京。湖南省省长对新军的要求充耳不闻,并打算训练巡逻营来防备新军。

除湖北外,整个南方新军各省都缺乏弹药。

湖广总督芮城甚至降低了新军的工资。1911年5月以后,第21届匈牙利协会将军官和士兵的工资分别降低了40%和20-30%,而第21届匈牙利协会已经几个月没有支付工资了。因此,10月10日晚,武昌第八工程营士兵程嬴政开了第一枪,整个湖北新军相继叛逃,这与清政府拖欠军饷有关。

然而,毫无疑问,南方各州州长对一个比另一个的偏爱使得新军与清政府拉开了距离,清政府已经开始与清政府产生不和。武昌起义时,南方各省的新军纷纷响应,掀起了一场草原大火。然而,由于每支军队的实力不同,他们在内战中的表现也不同。湖北和湖南的新军,在徐树铮的反复赞扬下,在辛亥革命时期承担了反清斗争主力的沉重负担,与北洋军在武昌前线并肩作战。在新军的激烈战斗下,清朝终于崩溃了。

北京十一选五 三分快3 山东十一选五 安徽快三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erngu.com 黄闸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